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原创作品 > 一文作品 > 正文

古驿道的废弛

2013年03月26日 一文作品 ⁄ 共 1267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9,903 次

菲菲的家(ffhome.com)原创作品,作者:一文,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!

驿道自古至清末,千百年来,只有人用,无人整修,致使路况破旧,通行十分困难,有的路段不能使用。

驿道通过人口稠密地区,设五里一铺,以县、州、府为中心,向外扩展,称五里铺、十里铺……等,这就是驿站,村落也在附近形成。驿道初建,平整好走。驿站养有马匹,供传令兵使用,歇马不歇人,以求迅速。驿站设墩台,是为点狼烟用的,有人值守。这样的大道,行人骑马推车,商贾车载驮运,应该都是十分方便,被人们称为康庄大道。

但是,千百年过去,驿道就逐渐衰老,有谚曰:“多年的媳妇熬成婆,多年的道路走成河”。开始,驿道与地面相平。冬春天旱,土壤碎成了粉末,稍有风吹,就被刮走。夏秋雨大,也会把土壤冲跑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道路渐渐变低。再加上百姓从道旁取土,无人干预,道路越来越低,终于成了深沟,每逢下雨成了地地道道的河流。华北平原的驿道痕迹,上古可以追溯到战国,汉唐,就是因为沟壑太深,千百年来,虽然已经废掉,但仍有痕迹。每逢下雨,道路有水不能通行,人们只好从道旁高出的田地边行走,又逐渐把道路拓宽,然后再继续塌方,不断毁坏,造成了宽约百米,深约五米至八米以上的深壕。道路太宽,使用不了,农民又在沟底路上种了庄稼,又把大道变成羊肠小路。

一九〇〇年,八国联军侵占北京,八月十五日,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两宫出逃,第一天,驻昌平西贯市村,走“兰州官道”,多年官道,照理应当路途宽阔,易于两宫仪仗通过。第二天,行至八达岭之关沟,由于山高沟深,道路崎岖狭窄,仪仗队形不易保持,好在初出北京,秩序尚可维持。时间一长,人疲马乏,遇此情况,其车马争先恐后,官员们竟不顾两宫威严和做臣子的名份,与太后、皇帝抢道,以致两宫轿子常被拥堵,停滞不前。西太后派人弹压,无济于事,只能望路兴叹。

翌年十月六日,两宫回銮,深知北路艰难,又想躲过大雨滂沱的夏季,又想彰显皇家威风,最好沿路百姓跪在道边,山呼万岁,那该多么威风,于是改走南路。谁知皇帝命运多舛,灾难重重,当他们行至新安县时,仍赶上秋雨绵绵,连日下个不停。雨天道路湿滑难走,车马常常陷入泥中二三尺深,牲口亦负重不堪,纷纷倒毙路上,尸体狼藉,造成障碍。归途第十二天,光绪皇帝说:“连日皆行夹沟中,悬崖绝壁间,羊肠一线,逶迤屈曲,其间仅容一车行,尔扈从诸人,均喜疾驰争先,乃至数十百辆衔尾接轴,莫能进退。”可见南路也不顺畅。

当时,驿道官府用多,民用较少,商贾不甚发达,故无人关心。一九〇二年,上海进口两辆汽车,启发了袁世凯献媚之灵讥。为取悦慈禧,他进贡德国杜尔依公司制造的汽车一辆,大臣纷纷上奏,怕坐汽车中了邪气,说:“伏念中国自尧舜以来,历朝帝王,未闻有轻以万乘之尊托诸于风掣电闪之汽车……”西太后坐了亦为取乐,终因司机在前而冒犯尊严,弃之不用。不用汽车,修路也无必要了。

辛亥革命后,一九一三年,修长沙至湘潭军用公路五十公里,是为我国新路之始,然而,仍在原驿道基础之上,所以道路实际改善不大。后,孙中山也提倡修路。直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,全国修建公路,收效甚微。

菲菲更名宝贝

菲菲更名宝贝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


QR Code Business Ca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