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原创作品 > 一文作品 > 正文

曹锟家族

2013年03月22日 一文作品 ⁄ 共 1220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11,028 次

菲菲的家(ffhome.com)原创作品,作者:一文,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!

曹锟,天津大沽人,大军阀。因贿选总统而声名狼藉。其家族仗势成了暴发户,经营着房产,地产,商行,企业。又靠职务贪污索贿,走私贩毒,干了许多贪赃枉法,营私舞弊的勾当,及无法无天的坏事。

曹家房产在天津有十一处,北京一处,保定一处。地产,在天津近郊有近两千顷,其中,大沽万年桥以西,至新长城十八里的土地,都归曹锟家族。企业更多,恒源纱厂是曹锟之四弟曹锐任直隶省长时,依仗财权开办。同福饼干公司由曹锟五弟曹钧经营。保定电灯公司中,曹锟之侄曹士杰任董事。保利丰大米庄,是曹锐以供应军需而投机倒把的部门。魁星米面庄和三星米面庄,由曹锟之侄曹士魁经营。曹锟太太陈寒蕊,姨太太刘凤伟,曹锟之弟曹鍈等,分别开设布庄,火油公司,珠宝店,古玩店,金店。曹家有九个当铺,曹锟名下有六个,。曹锟死后,其小女还分到一个永聚当。其企业店铺在华北,星罗棋布,到处都有。

曹氏有的还克扣军饷,每月竟高达五十万元,曹锟还把败将之财收为己有,如皖系军阀的“西北边业银行”一百万资金,归为己有。曹锟之侄曹少珊到湖北视察,一次勒索十万视察费,曹锐当直隶省长时,鬻官卖爵,把全省一百多个县的县缺,按丰歉大小不等,分为一万元,九千元,八千元出卖,限期一年,随行就市,任其竞争涨价,官员职务竟成了商品任其拍卖竞争,实属罕见。只此一项,曹锐获得赃款数百万元。其弟曹鍈,其侄曹少庭以经办军需为名,贩卖大烟土,如此明目张胆地贩毒,竟无人敢于过问。

曹家人爱惜金金钱,甚至超过性命。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,逮捕曹锐,要他交出贪污钱款,而曹锐宁可一死,决不舍财,就吞食鸦片,自杀身亡。曹锟妻妾争风吃醋,也大打出手。曹锟下野之后,先住在夫人陈寒蕊处,后又移居小老婆刘凤伟处,二人矛盾日见尖锐,终于在一九二九年大打出手。陈寒蕊负伤,怒气难平,买通英租界工部局雇用流氓打手,花一万元,聘请美国律师法克斯做法律顾问,准备武力报复。刘凤伟也不甘示弱,也贿通英国工部局,连忙招募贴身保镖,组织卫队保护,日夜巡逻,持枪警戒。他们花费曹锟巨款,在所不惜。后经曹钧竭力劝阻,才避免了一场醋海酸波。

曹家鱼肉乡里,欺压百姓,据桥霸路,拆庙掘坟,无恶不作。只因其坏事做尽,罄竹难书,这里略举其例说说而已。

另外,说几句天津的满清遗老,民初新贵,其结果大都如此。如庆亲王奕劻和儿子载振,曾被慈禧看中的大阿哥溥俊,一至废帝溥仪,都挥金如土,把祖上的产业一扫而光,把许多价值连城的文物艺术品弃之于市,仅以金银之价售出,那些暴发户商家,不懂得其珍贵之处,或者惧怕有人见到实物追缴,收购后又进行熔炼毁掉,再铸成金银锭,国宝艺术品颇遭劫难。

民初新贵也难逃此劫。他们时时感到地位岌岌可危,抓住时机,大肆敛财,挥霍无度,更有甚者,比清朝遗老有过之而无不及,大有“今日不花,死了白搭”之感。

许多新贵的一代二代,将资财耗尽,沦为平民。据说曹氏后裔,也有逃亡在外,过着寓公生活的。

caokun

菲菲更名宝贝

【上篇】
【下篇】

菲菲更名宝贝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


QR Code Business Ca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