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原创作品 > 一文作品 > 正文

和平寺

2019年09月13日 一文作品 ⁄ 共 1537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493 次

花塔村,位于昌平西北十五余公里,距南口镇约六公里。以居庸关山沟为界,西边为西八村,花塔属焉。村子不大,临山。

村后有庙,名和平寺,在山脚。庙前有广场,老槐荫粗可数抱,主干有空洞,然枝叶繁茂,浓荫郁郁,常有游客小憩于此。庙门以砖发券,进门原有哼哈二将,现已不存。拾级而上,三十二阶,有一过殿,两旁有四大天王,神像甚威猛。进禅院,殿前东西有银杏树,树龄与庙龄齐寿,雌雄二株,粗可三抱,并丛生小树,若子孙,或叫公孙树,佛教称菩提树,据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得道,因而与佛教颇有渊源。银杏树是我国上古流传至今的活化石植物,也很有科研价值。秋季莅临,可观赏银杏果,橙黄色,比杏子略小,赘枝累累,颇具特色。叶片翠绿,葱茏茂密,深秋成金黄色,叶片如扇,叶脉细密,也是供游客欣赏的风景大观。院内,有其它松柏树木,一片葱茏。

正面佛殿乃四面瓦顶,一条房脊,是三面有墙四面有柱的出廊大殿,建筑甚是雄伟。跨过院子,再上台阶五层,至殿前。大殿外础约一米高,用石条砌成。推开殿门,老门“吱吱”作响,惊动树上鸟雀飞鸣,更显得寺内静谧。

寺内有居士若干,乃退休无事,喜爱静修人士,更喜欢寺中幽静环境,及绿树合抱,空气清新,花草自然之景色。若有礼香拜佛信徒来寺,亦互不惊扰。或有健谈者,尚能介绍寺中佛祖神像,寺中传说故事云云。

东边原是一个院落,原是女僧居住之所,皆是东屋,西墙为中院东廊殿庑之西墙。原有柏树两棵,槐树两棵,现在又有新树若干。此院原为尼姑修行之所。南房亦是佛殿,正北房佛殿与正殿基础同高,比正院之殿规模稍逊。南有殿三间,普通房二间。

西面,白皮松下,原来也单是一个院落,北殿是药王孙思邈殿,西屋也是佛殿,门口一棵白皮松,粗可三抱,树高枝繁,多年未曾有人管理,南面有三间佛殿,规模尚可。佛殿东墙外有一间二层小楼。其西有房三间作为厨房,院东侧乃是正院之西廊殿墙。

再西去,原是一座小院,那里北殿是娘娘殿,宽大高耸,有廊柱三间,还有二间佛殿并排,南屋六间,三间教室,三间办公室,都属小学使用。现在西院殿庑已经完全拆光。

再西去有刘二爷殿,早在新中国成立时已破败不堪,我调入该校时,还能看见其破败景象。大跃进时代,被公社拆去,修建了机关办公用房,殿基尚有痕迹,殿前有松柏二株,甚古老,有千年树龄。刘二爷乃得道神僧,修了庙,殿前还修了三十登台阶,与和平寺分庭抗礼,可惜石阶为修水库拆掉。

再往西,墙外是圣僧的墓地,原有许多佛塔,乃是僧人轮回之所。花塔村之名,乃取于此。惜于当年破四旧,各个佛塔被炸毁,石碑被砸烂,原有许多资料无从查起,实属遗憾。

整座庙宇东北角,有小门,亦称后门,有小路通向山谷。从前,庙中用水从这里下面管道通入寺中,后来管道破坏,即从后门挑水日用。如果一位陀头从此挑水,正应《深山隐古寺》的画作的形象。无论小路、山体、寺庙几乎与画作无异。我看过此画,印象深刻。

解放后,古庙曾辟为学校,高级小学生不必去南口上学也为培养青少年做了贡献。1958大跃进,成立花塔中学,我在1960年调入该校,任小学教师。

那时候,正殿为初三教室,东院北殿及南屋为初二教室,正两廊是初一教室。西院正殿是小学六年级教室,西房是小学五年级教室,南房是中学办公室及图书馆。西院北屋是小学一二年级教室,南屋三四年级教室三间,小学办公室三间。

1966年通电,文革后期中学迁到桃洼村,后,小学也并入坛峪小学,和平寺庙宇空出。花塔村整修庙宇,为游客开放。现在正院两廊佛殿已经拆掉,原来的三个院落成为一个大院。

后来,作者去和平寺若干次,怎奈年事已高,记忆不准,殿庑供奉何事神仙已经不能凭记忆了。

游客若欲到和平寺游览、观赏、礼佛,可乘“昌11”路汽车,有花塔村站,或可以乘坐“昌70”也有花塔村站,穿过村落北去即是。该村尚有农家院,可供游人食宿。

菲菲更名宝贝

菲菲更名宝贝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


QR Code Business Card